废旧机床筑设出售招标告

废旧机床筑设出售招标告

珲春和敦化真是差异越来

珲春和敦化真是差异越来

二手机床公司出售废旧减

二手机床公司出售废旧减

何如选购二手机床最靠谱

何如选购二手机床最靠谱

接管去的旧机床有什么用

接管去的旧机床有什么用

天津接纳二手机床修立厂

天津接纳二手机床修立厂

都明白德邦机床牛逼更厉

都明白德邦机床牛逼更厉

通化百业消息聘请

通化百业消息聘请

“延边宣布”微信号

“延边宣布”微信号

吉林敦化村民一家五口遭戕害 屋子被烧(图)

  8月7日,吉林敦化市法院审判庭,被告人胡明山站在审判席上接受法官询问,坐在原告席上的申传莱怒目圆睁地望着他。 就是眼前这个瘦小的胡明山,在5个月前,杀害了申传莱的父母、弟弟、弟媳和侄女一家五口人,并放

吉林敦化村民一家五口遭戕害 屋子被烧(图)

  8月7日,吉林敦化市法院审判庭,被告人胡明山站在审判席上接受法官询问,坐在原告席上的申传莱怒目圆睁地望着他。

  就是眼前这个瘦小的胡明山,在5个月前,杀害了申传莱的父母、弟弟、弟媳和侄女一家五口人,并放火烧房。

  距离敦化市区60公里,大蒲柴河镇有一个屯,是一个只有60户人家、200多口人的小村落,这里的百姓大都以种地、培育木耳为生,生活不算富裕倒也安静简单。不过这一切的平静,都在2015年3月4日晚上被彻底打破了。

  2015年3月4日21时50分左右,该屯村民有的已经入睡,有的还在看电视,忽然大家发现,村里老申家火光冲天,白烟滚滚,不少邻居赶到现场救火。

  申家儿媳妇郭某和9岁女儿申雨鑫被邻居从屋里拽了出来,两人躺在地上,身上全是血,已经没有了呼吸。老申家房子完全被烧着,根本进不去人。“我们一开门,那个小女孩一下就倒在门口,看来她本来就是倚在门上的,后背被捅了一刀,全是血。”村民张女士说,一家五口人被害了。

  此刻,申传莱正在北京的家里。34岁的他是申家唯一一个考上大学、走出农村的孩子,他在北京某民办医院工作10年,从普通医生升到副院长。用他的话说,自己的人生“一直都很顺”,可是3月4日22时的一个电话,彻底打破了他一生的平静。

  “邻居来电话说,家里着火了,让我马上回家,我再问就不说了。我马上买了火车票往回赶。”申传莱告诉记者,3月5日中午赶到敦化市殡仪馆时,警方正在解剖尸体。

  “最先看到我妈的尸体,从体型上看出来的,因为我妈瘦小我根本认不出来父亲和弟弟了,是警察告诉我的”他说。

  “我看到父母和弟弟时还能控制住自己,一看到孩子,我就受不了了”他向记者讲述时,一直努力控制自己不哭泣。他说,看到孩子就躺在那里,摸摸孩子的手,那小手冰凉冰凉的,想到前几天孩子还给自己打电话说期末考试考了第八名,让大爷领她到北京去玩儿,自己就崩溃了

  8月7日上午10时,该案在敦化市人民法院开庭,延边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金东弼主审,延边州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担任公诉人。

  胡明山说,自己当天喝了一斤多白酒,就想找郭某要钱,“因为她跟我好了好几年,现在又不跟了,跟别人去了,我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,我得要回来。”当时,他拎着一桶汽油,袖子里藏了一把尖刀,来到申家门口,他先把汽油桶放在门外,“我当时心想吓唬吓唬他们就得了。”

  申家是村里开商店的,胡明山走进商店里,郭某和丈夫申传佳正在店里,他说要买两包方便面,郭某不卖,他生气了,骂了起来。这时,躺在屋里炕上的申恒川出声让儿子给拿两包方便面。

  拿到两包方便面,胡明山又朝郭某要钱,郭某说没有钱,他就动手撕扯。他说,这时申传佳用电棍捅了他一下,他这时一下生气了,就拿出尖刀朝申传佳用力捅了两三刀,申传佳倒下了,这时郭某冲了上来,又朝她捅了几刀,她也倒下了,她婆婆刘桂华也跑过来了,他接着又朝老太太捅了几刀

  胡明山说,当3人都倒在血泊之中时,自己有点清醒,意识到“自己杀人了”,然后想“那我就赔一命吧”,于是他用尖刀朝自己捅了3刀,肠子都出来了,然后把汽油桶拎到屋里,将汽油洒到地上,点了一把火,自己躺在地上准备等死。过了一会儿,他发现里屋炕上有人,老头和一个小孩,这时小孩正从炕上往下跳,“我没想杀她,我看她往下跳,我想拽她一把,不知怎么地就捅了她”

  胡明山说,他跑出申家,给几个朋友打电话,走不多远,坚持不住倒下了,不久就被警察抓获。据警方记录,警方当时顺着血迹和脚印,在邻村草地里将他抓获,时间是3月5日3时多,此时他已接近昏迷。

  据警方案发后尸检证实,5位死者中4人是被尖刀捅死的,而60岁的申恒川则是被活活烧死的。据村民介绍,申恒川因患肺病卧床不起半年多,靠吸氧维持。

  庭审中,被告人胡明山的律师问他后不后悔。他说:“当然后悔了,当时也是喝酒了。”律师问,想不想赔偿?他说:“当然想赔偿了,但是我没有能力赔偿。”当被问及他名下的房子是否可以作为赔偿时,他说:“我的房子还得给我女儿,我女儿只有17岁,我不能让她流落街头。”

  胡明山对自己的杀人理由耿耿于怀,“她跟我好了4年,说不跟我就不跟我了,又跟别人了,我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钱,我得把钱要回来,她不给,这不拿我当猴耍吗”他口中的她,是申传莱的弟媳郭某,法官问为她花了多少钱时,他说,“有一两万”。

  申传莱以及多名村民向记者证实,从去年冬天到案发,胡明山多次到申家闹,拿着刀要钱,有时拿着汽油桶、砸玻璃、打郭某的情况都发生过。胡明山还经常在酒后说,要杀了申家全家。

  “有一次胡明山到老申家商店管郭子(郭某)要钱,把她给打了,然后老申家报案了。”村民张女士说。

  郭某和胡明山之间有男女关系,这一点村民早有耳闻,在法庭上,胡明山称他和郭某“好了4年”。

  村民都说,胡明山在村里并不是有钱人,而是离了婚、经常在外面寻花问柳又穷得够呛的男人,“因为不正经过日子,离婚了,住个小破房,啥钱也没有”。

  有村民称,郭某一条腿有点跛,早年经人介绍嫁给申家的,夫妻感情并不好。申传佳小学毕业就开始在家务农,村里人说他脑子虽然正常,但是反应有点慢,说话、做事都比一般人慢半拍。但他老实,听母亲和媳妇的话,让他干活就干活,让他咋地就咋地。

  对于申恒川老两口,村民说就是“太老实了”。申恒川早年在村里开过诊所,后来开商店,村里谁有个大事小情他都帮忙,全家人都是老实巴交的,而在儿媳出轨这件事上,申家人则过于老实,他们的沉默,一定程度上纵容了儿媳的出轨。

  “胡明山总上申家闹去,申家也不管,胡明山在申家打郭×,他们也没管。老太太的意思就是离婚,不要她了。”一村民说。

  申传莱告诉记者,弟媳出轨的事,他也是去年冬天听母亲说的,当时弟弟已决定离婚,但弟媳不想离,弟弟到法院起诉离婚,到了法院,弟媳痛哭流涕表示忏悔,恳求法官看在孩子的面子上给自己一个机会,于是法官给了她6个月的考验期。结果,考验期没过,就出事了。

  “她在老申家可享福了,公公婆婆对她可好了,说了算,丈夫也听她话,她上哪找这样家庭去?”一村民说。

  这个采访,是申传莱主动跟新文化报联系的,他为何要自曝家丑?他说,“我需要安慰和帮助”。

  一夜之间,申传莱失去了全部亲人,当他回到老家面对的是5具面目全非的冰冷尸体,他一个人处理了亲人的后事。

  “村里乡亲一直在帮我,警察、检察院、法院也都在跟我联系。我们家都这样了,谁来安慰我?”申传莱一脸悲伤和迷茫,眼睛里满是泪水,轻声地说。